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物访谈

黄家驹逝世25周年:没有你的香港像丢了魂!

发布时间:2018-06-30 15:14:16 来源: 作者:
摘要:在张婉婷的电影《北京乐与路》中,来自于扮演北京摇滚歌手的耿乐,和扮演香港来京音乐人的吴彦祖曾经有过这样一句对白:“你吃饭跟唱歌的样子很像啊”“怎么

在张婉婷的电影《北京乐与路》中,来自于扮演北京摇滚歌手的耿乐,和扮演香港来京音乐人的吴彦祖曾经有过这样一句对白:

“你吃饭跟唱歌的样子很像啊”

“怎么像啊?”

“都是特别……狠”

“是吗?”

“这是北京摇滚的特色?”

“不,北京摇滚的特色才不是狠呢”

“那是什么”

“穷啊!你觉着呢?哎,那香港摇滚特色是什么啊?”

“香港摇滚的特色啊……”

“是不是富?”

“香港根本没有摇滚……”

诚然,这不过是个文青导演在自己作品中的一丝情感表达,但在刚回归那几年的状态里,北京和香港在港人心中有着特别的意义,而“没有摇滚乐”,同样也像是在表达一种精神的缺失。

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,但有一个人的离开,却分外令人惋惜。

如果说香港曾经有过摇滚,那一定是他当红的时间。

但一切在1993年6月30日,日本的一间病房内,戛然而止。

25年了,少了他的香港,在大众认知里似乎再也没有了摇滚乐,少了他的香港,再提到香港精神也像是丢了魂一样,仿似缺了一块。

他就是

——黄家驹

有趣的是,内地著名摇滚歌手郑钧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:

“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港台音乐是商品社会环境下打造出来的商业音乐,太多内涵。

但是通过接触BEYOND的作品,我觉得我以前的这些想法是不完全正确的。

在香港那样一个商业至上的环境当中,

BEYOND可以20年来始终如一的追求自己的理想,并始终为之奋斗,可以说是港台乐坛的一颗活化石。”

这段话几乎可以认为是说“香港没有摇滚”,而Beyond是特别的那一个。

Beyond有多火?

25年后的今天,当我们走入KTV时,还是总会传来那些蹩脚粤语唱出的

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”——《海阔天空》

或是“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,迎接光辉岁月”——《光辉岁月》

内地的摇滚教父崔健,曾经在1988年,Beyond北京演唱会时来到现场,与黄家驹“促膝长谈”,并且在家驹过世后,奔赴香港参加了追悼会。

台湾流行教父罗大佑更是认为:“香港没有音乐人,除了黄家驹。”

他赞美黄家驹是一位“音乐天使”,可惜凡人们没有珍惜他。

而对于后辈们来说,Beyond的影响更甚。

汪峰在《中国好声音》选择《光辉岁月》给陈乐基和张心杰时曾饱受争议,但他却不曾否认过自己对Beyond作品的赞赏;

信乐团在邀请姚若龙一同创作《海阔天空》歌词时,他们频繁地提到一个名字,那便是黄家驹,因此决定将歌名定做“海阔天空”表达致敬之意。

在Beyond的众多死忠粉中,还有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,便是谢霆锋。

尽管黄家驹离世之时,甚至未够13岁,但他曾多次表示他学吉他的最初动力便是因为家驹,因为听到了《不可一世》和《光辉岁月》,而他也曾说过在音乐创作过程中,受两个人影响最深,一个是尾崎丰,另一个便是黄家驹。

霆锋和Beyond之间还有两个小故事,年轻时小谢常常喜欢摔吉他,虽然Beyond据传也曾有打碎奖杯的事情发生,但对于摔吉他事件本身却并不赞同,但即使黄家强公开批评这件事,小谢也毫不见怪,依旧在演出中选择翻唱Beyond的歌,并邀请黄贯中为自己专辑谱曲,十足一个被偶像批评以后,只会希望做得更好给偶像看的粉丝状态;

另一件事,曾经小谢当心情不好的时候,常常会不定期去拜祭家驹,02年一次活动因为地点离家驹灵位不远,临时起意驾车前往,许多参加活动的记者也随即尾行而去,当霆锋跪下拜祭时,闪光灯不断,并有记者因为抢位置而引起骚动,整个过程令小谢大为光火,不仅爆粗口,更与记者发生了轻微的身体接触。

只可惜这样的黄家驹终究在25年前,被上帝带回了天堂。

更可惜的是,当年Beyond赴日本发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感慨香港的音乐环境不够理想,否则的话,也许他们就不会到日本过那压抑、枯燥的生活,也许黄家驹便不会因为那样一个意外而离世。

但如今,香港的音乐环境不仅没有更好,反而变得更糟了。

回看当今香港音乐圈,再无十年前的盛世,不要说摇滚乐,香港乐坛的当下似乎就是“死水一潭”。

25年前,我们还有黄家驹和Beyond,而现在,少了家驹的Beyond三子失去了号召力,尽管黄贯中还能写出《年少无知》这般兼具传唱度和思想性的作品,但终究仿似昙花一现。

也许,谢霆锋真的曾经掀起过一阵PopRock风,试图比肩偶像,但作为“星二代”,在他的歌声中,大爱和才华终究不曾匹配成功,如今还摇身一变做了“厨子”;

也许,我们如今还能想到一个叫做麦浚龙的名字,但富二代的出身,终究使其逃不开“玩票”的标签,所以他可以拍出邪典怀旧的《僵尸》,却不会像黄家驹一样演绎出《笼民》这样真实的底层民众生活。

黄家驹《笼民》

虽然终年不过31岁,但直到17岁那年,黄家驹才第一次接触吉他,开始熟悉乐理,当时他说:“我整天觉得自己背着吉他,就像背着一把宝剑。”

他是香港少有的曲、词、弹、唱样样精通的唱作人。

他创作的作品很有世界观,没有故弄玄虚,也没有学院派的华丽精致,因此受到听众的喜爱。在他创作的那些作品里,简单的旋律、激昂的歌词,丰富的意境,让另类的主题和动听的旋律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,让人听后能够唤醒心中的潜力,激发昂扬的斗志。

之后的14年,他就像一个心怀侠义的天才剑客,母亲节时便悟出一招绝学《真的爱你》赞美母爱,长城之巅便悟出一招《长城》讲述历史遗留问题,非洲一行更悟出《Amani》和《光辉岁月》两招,探讨人权大爱。

一起合作的词人刘卓辉,都说只有“天才”二字才能形容黄家驹。

《真的爱你》是beyond歌曲中非常特殊的一首,许多人在未了解时可能会误解这是一首讲述男女爱情的歌,而实际上,这是黄家驹献给自己深爱的母亲的歌曲。

扣人心弦的旋律,直敲人心的歌词,黄家驹让众人看到,其实摇滚乐也可以很深情。

虽然只有14年,但这个天才早已将他的精神与才华留低史册,若说遗憾,只怪这个天才最终没有在自己的舞台上谢幕,只怪上帝对香港这片土地的眷顾只得一次。

25年,没有黄家驹以后,我们能做的,也只有怀念。

邯郸人文在线 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未经邯郸人文在线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  湘ICP备17010063号-1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