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首页 | 邯郸新貌 | 乡土民情 | 成语典故 | 县市新姿 | 旅游名胜 | 历史名人 | 新农村建设 | 特色地产 | 大型建设 | 世界交流
 位置: 邯郸人文 >> 乡土民情 >> 正文
 
姥 姥
[作者:admin 来源:邯郸人文  更新时间:2011-3-11 ]
 
也不知“姥姥”是怎么叫起来的,在我印象中,自打记事,村前村后的人就“车姥姥”“车姥姥”的叫她,我也“姥姥”“姥姥”的称呼她。
    “姥姥”不是亲的,她是爷爷的婶娘,自己未生子女,就抱养了我父亲,把父亲拉扯大婚娶后,姥姥已到了该想清福的六十高龄。可父母结婚没几年,母亲就丢下年幼的姐姐和我另奔前程去了,父亲为了一家四口只得外出谋生,六十多岁的姥姥不得不再次担起双亲的角色,她在艰苦中教会我生存、在苦痛中教会我感恩,还亲自把我送进了高等院校的大门。如今,她已过世多年,我在城里也有了新的家,有了贤惠的妻子和乖巧的女儿,每逢夜深人静,想到“姥姥”——我的亲人和恩人,那艰苦而温暖的点点滴滴,禁不住漤然泪下。


甜蜜的“打巴糖”


    小时候,家里很穷,但穷日子一样不缺少甜蜜的记忆。印象中,童年的零食好像就只有那走村串户叫卖的“打巴糖”,那是一种用大米熬出来的金黄的糖片,我们农村很少有人用钱买的,多是舀一瓢刚收获的谷子去换了来。我家口粮本来就不够,听着诱人的叫卖声,两姐弟只能透过门缝偷着瞧。姥姥再明白不过小孩心思了,她没能说什么,只是带着我俩绕过换糖的人群,向刚收割完的田垄地间走去,一颗两颗、一束两束,散落的金黄的稻穗仿佛无价的珍宝,也好像怎么捡也捡不完,那时的腿脚也比什么时候都显得利索,一路小跑着,仿佛不快点,眼前的稻穗马上就会消失了似的。不觉月亮已升得老高,六十多岁的姥姥早已步履蹒跚,但我姐弟俩还舍不得回家。晚上,梦着甜蜜的“打巴糖”,嘴里啧啧有声。


护  犊


    小时候还有一件事,让我们感受了姥姥的舔犊情深。事情的起因好像是姐姐与前村的一男孩发生了争吵,那男孩利用性别优势骂得姐姐大哭不止,我作为家里的小小男子汉当然要挺身而出,结果是那男孩号啕着跑回了家。不一会,那男孩带着他爸爸来上门,还给了我姐弟每人一耳光,没父母在家的姐弟俩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欺负,只得把眼泪深深地埋在心里。看着很晚才回来的姥姥,我们什么也没有说,但串门的邻居还是将白天的事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,姥姥问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说什么也要讨个说法,还说出了“打人不上门,上门不打人”的一串道理,还真的,深更半夜一群人陪着姥姥姥来我家反复“赔小心”才完事。夜静人散后,姥姥哭了,我们也哭了,积甸多时的委屈随泪水放肆地流淌着。之后,村里人仿佛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:老人小孩也不要随便欺负。还有很多人说,车姥姥真是“力量”,六十多岁的人了,为了给小孩子讨个公道,硬是“坐”得那户人家无言以对,还不得不上门赔理道歉。


泪  水


    都说姥姥是个坚强的女人,但她的两次流泪至今犹在我眼前。“七岁八岁狗也厌”,我七岁的时候,有一个算命先生到村里算卦,村里的没事人里三层外三层把算命先生围了起来,我们小孩子家怎么也拢不去。趁一个大人出来的机会,我一下子猫了进去,不知是谁还顺势推了我一下,把先生的“彩头”撞撒了一地,算命先生不阴不阳的摸了我一把,大声说,小鬼,我算你命中只有八年的阳寿,别挤了,快回去。懵懵懂懂的我自然没有在意,但姥姥可当成大事了,四处求神拜佛,做饭把我牵在手里,下地放在田头,夜夜将我抱在怀里,常常一直流泪到天亮,也许是老天也被姥姥的泪水打动了,八岁、十八岁、二十八岁,我一路走来倒是十分的顺当。还一次看到姥姥流泪是在我接到高校录取通知书的时候。那时,在我们穷山沟能够考上学、端上“铁饭碗”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!姥姥一天到晚村前村后享受着羡慕的眼光、恭贺的话语,还大摆酒席宴请乡邻,并在村前的大稻场上放了两晚电影。要离开十五年日夜相随的姥姥的时候到了,姥姥的话语渐渐少了,只是手脚不停地为我准备这个、缝补那个。临出门时,乡亲们都说,孩子出门时是不能哭的,那样孩子在外会不顺利,走了很远,我悄悄回头,看到姥姥还孤零零地站在村口,眼里分明还闪着晶莹的泪花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澧水河边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开始跑步吧
  • 打印此文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     
     
   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