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首页 | 邯郸新貌 | 乡土民情 | 成语典故 | 县市新姿 | 旅游名胜 | 历史名人 | 新农村建设 | 特色地产 | 大型建设 | 世界交流
 位置: 邯郸人文 >> 成语典故 >> 正文
 
惊心动魄的狩猎
[作者:admin 来源:邯郸人文  更新时间:2011-3-7 ]
 

狩猎是一种紧张而愉快的活动。我酷爱狩猎。可我自从经历过那场惊个动魄、生死存亡的狩猎活动后,再也不敢去摸一下我的猎枪了。

  我是墨西哥人,在秘鲁海岸边的一个大甘蔗园里干活。在这里,我有三个好朋友:皮诺特、加西亚和何塞。我们四个人形影不离。傍晚下班,就喜欢聚在一起聊天。每到星期天,我们就结伴去打猎,在富饶的山谷里漫游,偶尔举起枪,打一两只林中的鸟儿。


  我们都是些不知疲倦的旅行家,而且都是神枪手。我们不满足于在海边山脚下转悠,也不满足于打一两只鸟儿。我们要到安底斯山去打大的玩意儿。


  这年年尾,我们有个假期,四个人积蓄了一笔钱,带着新买的来福枪,带足了子弹和装备,还雇了六个印第安人当搬运工,抬着吊床、帐篷和吃的、用的,向无边无际的大森林进军了。


  我们步行了两天,到达了马拉萨河畔的一个村庄。再往前走,就是没人到达过的原始森林了。据当地村民说,在原始森林里有野猪群出没。一个野猪群,多则由几千只野猪组成,少则有上千只野猪组成。它们往往占住一个地盘,住下来吃草、休息。当它们吃饱、喝足时,便四处散开,自由活动。


  这是狩猎人最好的射击机会,一枪就能打中一只。但是,当野猪群在饥饿中行进时,一个个凶猛得要命。这时,狩猎者大都躲得远远的,不敢向它们开枪。


  听当地人这一说,我们心里痒痒的,决定到原始森林去打野猪。

  第二天,印第安人将我们的装备运进森林里,帮我们在一个开阔地带搭好帐篷,便回村庄去了,约好两天后将我们接回去。


  这天晚上,我们坐在篝火前抽烟、聊天,直到实在累了,才各自挂吊床,准备睡觉。


  我们的吊床,分两头系在两棵坚固的树杆上,这样可相互照应,四面都看得见。我们爬上床,将枪和子弹以及不能留在潮湿地面上的东西,都抱在怀里,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不知是一柬阳光把我照醒,还是一种奇怪的窣窣窸窸声把我吵醒。我猛的坐起来,侧着耳朵细细听,好像并没有什么响声。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。我大声把伙伴们叫醒,大家都在吊床上坐起身来。当我们穿好衣服,正准备从吊床上跳下地的时候,都听到了远处树枝摇晃的沙沙声。但这声音只响了几下,又没有了。我们并不介意,一个个跳下床,用水罐里的水洗脸刷牙,然后煮早餐。待吃罢早餐,已是早上十一点钟了。我仍纷纷拿起来福枪,在腰上扎上子弹,准备去寻找野猪。

 

  我们刚走出没两步,那奇怪的沙沙声又传来了。这声音持继不断,而且越来越近。我不由得挥挥手:“伙伴们,回去!统统回去!”

  伙伴们似乎都明白我的意思,本能地跑回我们的营地,各自把吊床挂得高高的,将枪枝和弹药都放上去。也用不着讨论,大家一起动手,将吃的,用的尽量传到树上去。最后,各自爬上吊床,怀里抱着枪,默默地等待着,似乎都有种不样的预感。

 

  就在我等得不耐烦的当儿,全身黑色、动作敏捷的野猪,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冒了出来。我的上帝,它们就像魔术师从草地上变出来似的。我们四个人惊奇得都大声叫喊起来。也用不着喊口令,四支枪“乒乒乓乓”地朝野猪群射去。十几只野猪当即应声倒地。有几只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,哼哼着鼻子。这时,从森林里又跑出更多的野猪。我们又再次瞄准,扣动扳机,看着一批野猪倒下去,直到枪膛里子弹打光,我们才停下来装子弹。

 

  我们趴在高高的吊床上,一枪又一枪地射击,林子里躺下了一大片死猪,但无数只野猪正继续不断地跑过来。不过,它们远远地站着,不敢再*近我们。我们就利用这机会,让热得发烫的枪管冷却一会儿,各人抽支烟,说着开心话,庆贺我们的好运气。野猪呢,一只只扬起弯曲的黄牙,对我们做出恐吓的样儿。可我们不怕它们,高兴时,瞄准一只敢于*近的,就给它一枪,让它趴在地上。

[NextPage]

狩猎是一种紧张而愉快的活动。我酷爱狩猎。可我自从经历过那场惊个动魄、生死存亡的狩猎活动后,再也不敢去摸一下我的猎枪了。

  我是墨西哥人,在秘鲁海岸边的一个大甘蔗园里干活。在这里,我有三个好朋友:皮诺特、加西亚和何塞。我们四个人形影不离。傍晚下班,就喜欢聚在一起聊天。每到星期天,我们就结伴去打猎,在富饶的山谷里漫游,偶尔举起枪,打一两只林中的鸟儿。


  我们都是些不知疲倦的旅行家,而且都是神枪手。我们不满足于在海边山脚下转悠,也不满足于打一两只鸟儿。我们要到安底斯山去打大的玩意儿。


  这年年尾,我们有个假期,四个人积蓄了一笔钱,带着新买的来福枪,带足了子弹和装备,还雇了六个印第安人当搬运工,抬着吊床、帐篷和吃的、用的,向无边无际的大森林进军了。


  我们步行了两天,到达了马拉萨河畔的一个村庄。再往前走,就是没人到达过的原始森林了。据当地村民说,在原始森林里有野猪群出没。一个野猪群,多则由几千只野猪组成,少则有上千只野猪组成。它们往往占住一个地盘,住下来吃草、休息。当它们吃饱、喝足时,便四处散开,自由活动。


  这是狩猎人最好的射击机会,一枪就能打中一只。但是,当野猪群在饥饿中行进时,一个个凶猛得要命。这时,狩猎者大都躲得远远的,不敢向它们开枪。


  听当地人这一说,我们心里痒痒的,决定到原始森林去打野猪。

  第二天,印第安人将我们的装备运进森林里,帮我们在一个开阔地带搭好帐篷,便回村庄去了,约好两天后将我们接回去。


  这天晚上,我们坐在篝火前抽烟、聊天,直到实在累了,才各自挂吊床,准备睡觉。


  我们的吊床,分两头系在两棵坚固的树杆上,这样可相互照应,四面都看得见。我们爬上床,将枪和子弹以及不能留在潮湿地面上的东西,都抱在怀里,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不知是一柬阳光把我照醒,还是一种奇怪的窣窣窸窸声把我吵醒。我猛的坐起来,侧着耳朵细细听,好像并没有什么响声。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。我大声把伙伴们叫醒,大家都在吊床上坐起身来。当我们穿好衣服,正准备从吊床上跳下地的时候,都听到了远处树枝摇晃的沙沙声。但这声音只响了几下,又没有了。我们并不介意,一个个跳下床,用水罐里的水洗脸刷牙,然后煮早餐。待吃罢早餐,已是早上十一点钟了。我仍纷纷拿起来福枪,在腰上扎上子弹,准备去寻找野猪。

 

  我们刚走出没两步,那奇怪的沙沙声又传来了。这声音持继不断,而且越来越近。我不由得挥挥手:“伙伴们,回去!统统回去!”

  伙伴们似乎都明白我的意思,本能地跑回我们的营地,各自把吊床挂得高高的,将枪枝和弹药都放上去。也用不着讨论,大家一起动手,将吃的,用的尽量传到树上去。最后,各自爬上吊床,怀里抱着枪,默默地等待着,似乎都有种不样的预感。

 

  就在我等得不耐烦的当儿,全身黑色、动作敏捷的野猪,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冒了出来。我的上帝,它们就像魔术师从草地上变出来似的。我们四个人惊奇得都大声叫喊起来。也用不着喊口令,四支枪“乒乒乓乓”地朝野猪群射去。十几只野猪当即应声倒地。有几只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,哼哼着鼻子。这时,从森林里又跑出更多的野猪。我们又再次瞄准,扣动扳机,看着一批野猪倒下去,直到枪膛里子弹打光,我们才停下来装子弹。

 

  我们趴在高高的吊床上,一枪又一枪地射击,林子里躺下了一大片死猪,但无数只野猪正继续不断地跑过来。不过,它们远远地站着,不敢再*近我们。我们就利用这机会,让热得发烫的枪管冷却一会儿,各人抽支烟,说着开心话,庆贺我们的好运气。野猪呢,一只只扬起弯曲的黄牙,对我们做出恐吓的样儿。可我们不怕它们,高兴时,瞄准一只敢于*近的,就给它一枪,让它趴在地上。

[NextPage]

我壮着胆,从树上溜下来。我觉得,我有责任回到营地去看看。当我双腿颤抖着,走回我们的营地时,我只看到一些衣服碎片和几双皮鞋。毫无疑问,我的三个伙伴,全被野猪吃掉了。

 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,向河边走去。我沿着小河,走到了那座村庄。后来,我发高烧,说胡话,神志不清。多亏六个印第安人及时把我送回城里,这才救了我一命。


  从此,我再也不以狩猎取乐了。

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怒海救生记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探长加尼和侠盗罗平
  • 打印此文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     
     
   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