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首页 | 邯郸新貌 | 乡土民情 | 成语典故 | 县市新姿 | 旅游名胜 | 历史名人 | 新农村建设 | 特色地产 | 大型建设 | 世界交流
 位置: 邯郸人文 >> 成语典故 >> 正文
 
雪人的秘密
[作者:admin 来源:邯郸人文  更新时间:2011-3-5 ]
 

1940 年 4 月,已是春天了,可北欧挪威的里斯维克小城,依然大雪纷飞,到处像盖上了白棉絮,孩子们又可以痛痛快快地滑雪啦!不是吗,十二岁的彼得,跟他的同学迈克尔、海尔加,以及妹妹洛维莎,正玩着“贴肚皮滑雪”哩!他们把身子趴在雪橇上,脚一瞪,哧——雪橇就从高坡上箭一般地冲下去了……

  他们玩得正高兴,忽然有人喊:“彼得!彼得!”哦!是叔叔维克多在唤他哩。彼得让小伙伴们先回家去,自己滑到叔叔跟前。咦?高大活泼的维克多叔叔,今个咋这么严肃?


  维克多是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捕鱼船的船长,彼得问:“是让我坐船吗?”


  “不!”叔叔拍拍彼得的肩膀说:“船暂时还坐不上,我要你办件特别重要的事……”

  彼得跟着叔叔,来到一棵枯死的大树旁,这是彼得跟同学常来玩的地方。


  这儿有一块倾斜的石壁叫“雷神石”。可如今“雷神石”不见了,却出现了一个洞口。这变化,让彼得惊呆了。

  彼得随叔叔进了洞,呀!里面好多人哩!有爸爸,有校长,有医生艾克大夫,有大副罗尔斯伯伯,有缝帆工南森叔叔。他们正忙着砌一堵墙,砌墙“砖”是用牛皮纸包着的,大伙一层层向上整齐地垒着。

  维克多叔叔说:“彼得,你不是读过《一千零一夜》中的《神灯》吗?告诉你,这里可是阿拉丁的宝洞啊!这砌墙的砖头都是黄金,共有一千三百块,十三吨重,值九百万美元哩!”

  彼得的爸爸走过来说:“彼得,好好听叔叔的话,把这些黄金的事办好,我走之后……”


  彼得连忙问:“爸爸,您到哪儿去?”

  维克多叔叔说:“我从首都奥斯陆刚回来,德国法西斯已经攻占了波兰,马上会侵犯咱们国家,你爸爸要去跟法西斯作战,银行里存的黄金要转运到美国保存,一点也不能留给德国人,因为他们弄到黄金,就会用它买更多的枪炮,去杀更多的好人,彼得,你懂吗?”

  彼得没有开口,但挺起了胸膛,非常庄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4 月 8 日,德国伞兵在挪威降落了。他们在里斯维克的海滩扎下了兵营。


  从这天起,维克多叔叔和大副罗尔斯都不见了,那艘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捕鱼船也神秘地消失了。不过,彼得的工作开始了,他和同学们按维克多叔叔的吩咐,要用雪橇从“雷神石”宝洞把金砖运到一个秘密的地方。

  这任务全交给里斯维克小学校十岁以上的小学生了,彼得当了“总司令”。他把三十几个同学分成四个小分队,准备从“雷神石”用雪橇把金砖运到蛇湾,不过中间一段路离德国兵营很近,他吩咐大伙儿先装作滑雪“玩”几天,训练一下,遇上德国兵也不躲躲闪闪,而是直冲过去,那样倒不会引起怀疑……

  正式行动开始了,彼得把伙伴们召到家里开秘密会议。他从墙上取下一柄宝剑来。那剑是他的祖先在几百年前抗击侵略者使用过的。他听爷爷讲过那时的故事。他学着当年战士们的样子,把宝剑拔出鞘,将手指压在剑的锋口上,轻声说:“我发誓!”

  迈克尔、海尔加、洛维莎和同学们也伸过手指人一齐轻声喊着:“我们发誓!哪怕舌头被拽出来,我们决不说出一个字!”

 

  发誓完毕,彼得带领大家开始行动了。


  从“雷神石”的“金洞”,到蛇湾有二十多公里路。每只雪橇装四块金砖,上面铺上麻袋,用绳子捆紧,然后把肚子压上去,趴着向下滑。在一个和平的国家里,孩子们一直享受着欢乐和自由,可今天不同了,他们小小的肩头扛起了这么重的担子——每只雪橇四块金砖,值几万美元哩:孩子们的心情能不紧张吗?他们一个个都绷紧了小脸,但是彼得却要大伙儿笑,他自己带头笑,经过了好不容易的训练,雪坡上才有了嘻嘻哈哈的笑声……

 

  “蛇湾”是海边的一个小峡湾,又曲折又狭窄,就像一条蛇,弯曲着向前爬。它,隐没在峭壁、丛林之中,就是在空中也不容易发现。维克多叔叔选中了蛇湾前的一块平地,让孩子们把金砖运到这儿,他还再三嘱咐:一定要把金砖埋在两株倒伏的大树中间。


[NextPage]

彼得、迈克尔、海尔加和洛维莎是一组,他们瞅准方向,让雪橇滑过岔路。路上,他们又遇上了德国巡逻兵,彼得用力一蹬雪橇,从他们眼皮下滑过去了。德国兵早在彼得他们做游戏时已看习惯了,所以这会儿看都不朝他们看一眼。

 

  他们来到两株倒伏的大树中间,迅速挖了四个坑,把卸下的金砖埋了进去,接着就在雪坑上拼命堆起雪人来,先造腿,再造屁股、身段,然后团个大雪球压上去,成了个大脑袋。不一会,他们造了四个雪人。被得笑着对雪人小声说:“雪人先生们,拜托你啦!给我们的黄金站岗吧!别着急,晚上维克多叔叔就来拜访诸位!”

 

  就这样,每天晚上,维克多叔叔和大副罗尔斯他们摸到雪人旁,从它们身下取走金砖,然后运到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上去。船就停在附近,等金砖全运上了船,它就要开往美国。可是奇怪,孩子们曾经用眼睛细心搜寻,峡谷里除了峭壁、丛林外,并没有船的影子。不过,孩子们没有去多想,因为他们的任务是运金砖。彼得算了一下帐,一星期只运两吨,按这个速度,要运一个多月哩。只有抓紧时间,才能及时把金砖运完。

  这天,彼得多装了两块金砖,走得晚了一步,迈克尔他们冲过了岔路,这下可坏了,因为跟两个德国人来了个“狭路相逢!”一个军官、一个士兵都站在岔路口上。怎么办?彼得头上急出了汗,是冲下去,还是拐个弯儿?冲下去,会撞上他们:拐个弯,会引起他们的怀疑……彼得想了想,还是笔直地冲了下去……

  近了!近了!彼得心跳着,因为雪橇正冲向德国鬼子身上,要是雪橇翻了,金砖散落出来,那可怎么办?就在这一刹那间,他身子一歪,避开了德国人,好!雪橇没翻,可把那个德国军官吓了一大跳,差点摔倒了。这军官想发脾气,可看看是个孩子,就叫着:“这么大还玩雪,滚回家去!”

  彼得不说话,紧闭住嘴巴,眼睛直瞪着德国军官。德国军官鼻子哼了一声,气狠狠地说:“我要取缔滑雪,马上开学,让你们这群小混蛋,统统回学校!”

  彼得想,坏了!因为运金砖的事大人干不了,只有孩子用滑雪掩护才行。

  要是去学校上学,那谁来运金砖呢?再说天一暖,雪一化,德国人就会发现“雷神石”那儿的秘密了……彼得心急得像火烧一样,回家把心事告诉了妈妈。

 

  妈妈想了一阵,抱着彼得的弟弟非尼,去找艾克大夫。艾克大夫拿起听诊器,问:“大嫂,是小非尼病了?”妈妈摇摇头说:

  “非尼没有病,我是请你发明一种病……”

 

  艾克大夫惊奇地问:“怎么,发明一种病?”

 

  妈妈接摆手,小声说:“发明一种病,让孩子不能去上学……”


  这下,艾克大夫明白了。他望望非尼,自言自语说:“让我想想办法,只是苦了孩子们……”


  几天后,里斯维克流行起一种新病来。它先从非尼害起,身上长满红斑,还发高烧,很快地传染到别的孩子身上,艾克大夫挨家“医治”,告诉孩子们不要出门,以免传染。


  到了开学的那天,没一个孩子上学。艾克大夫报告德国军官:德国军官不信,让军医到彼得家检查,果然看到非尼身上有红斑。这德国军医怕传染,急急忙忙看一下,就走了。其实这哪是什么传染病呀,家长们用一根竹签,裹上棉球儿,蘸起红药水,上上下下一点,孩子身上就有了斑点。

  学校延期开学,彼得和小伙伴们又源源不断地将金砖运了下去。这天,他们正运着,海尔加一脸惊恐他说:“彼得,昨天我听到一种滑雪的声儿,很像德国人的滑雪板……啊,他们来了!”

  呀!彼得一扭头,顿时脸色发白。原来,树林边一个穿绿色军服的德国兵,正踩着滑雪板飞滑过来。彼得脊背上一阵发冷,心想:糟了!会不会是来堵我们的?但德国兵却像路过一样。身子一歪,滑上了另一边,并没有瞧他们一眼。


[NextPage]

彼得警觉起来,他想:不管怎样,这不是好兆头,我得赶快去找叔叔想办法。但维克多叔叔在哪儿呢?那艘装金砖的渔船又在哪儿呢?他赶到蛇湾,顺海岸寻找。忽然,他看到一片从来没见过的树林,这片树林会跳舞,松树、杉树,都像没有根一样,随着水流上下浮动着。呵!彼得辨认出来了,这是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渔船!它船身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长青树,桅秆是一株又直又高的水杉树。

  “好啊!你来了!”随着话音,一只大手抓住了彼得的肩头。彼得回过头来,高兴地想喊,可维克多叔叔捂住了他的嘴,将他带上了伪装的“树林船”。彼得没坐下,就一五一十他讲了异常情况。

  维克多叔叔听了,沉思了一番说:“我估计他们还没发现你们在于什么,不过也不排除有危险。你先回去让大伙儿加劲儿运,我会想办法的!”

  彼得带回了维克多叔叔的话。孩子们听了,都说要加紧干:都给自己的雪橇上又加两块金砖。不过,彼得老是担心那穿绿军服,蓝眼睛的德国兵再出现。今天,他担心的事发生了。他刚和迈克尔、海尔加、洛维莎埋下了金砖,背后却悄没声息地走来一个人,等听到轻微的喘息声,孩子们惊恐地回过头去,啊!是那穿绿军服、蓝眼睛的德国兵!四个孩子呆了,就像自己刚刚堆起来的雪人一样,站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
 

  彼得来不及惊叫,那德国兵却自个先惊叫起来,可只叫出了半声,罗尔斯大副就从后面扼紧了他的脖子,维克多叔叔用手枪抵住了他的胸口,拖到了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船上。

  经过审问,原来这人不是德国人,而是被抓来当兵的波兰人。他的祖国被占领了,父亲被法西斯杀害了,所以他常常想逃跑。他偷偷出来是为了找机会:他接近孩于是想了解一下地形……这又给维克多叔叔出了难题。放了他,不安全;不放,德国人肯定会到处搜寻。怎么办?维克多叔叔最后决定还是不放,让孩子们在德国人出动之前,运完最后一批金砖。

  真紧张啊!只剩下十几块金砖了,可德国人也派出了搜索队在找人了!彼得他们既有点害怕,但又感到即将胜利的快乐!这天,他将几块金砖匆匆埋下,又飞快地堆起了四个雪人。望着雪人,四个孩子都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。可就在这时,一队德国人走了过来,领头的就是彼得见过的那个军官。

 

  “喂!”这军官走到眼前,对孩子们喊叫起来,“我们在找一个德国兵,你们看没看见?”

  孩子们默不作声,惹得这军官大声吼叫起来:“说!谁看见了?要是看见了不说,就得枪毙!”

  还是没人说话。洛维莎到底是女孩子,她吓坏了,手发抖了,可还是不停地给雪人拍上一顶结实的“帽子”。

  军官走到洛维莎身边,装出顶客气的样子问:“小姑娘,你见过一个德国兵吗?”

 

  洛维莎记住了自己的誓言,一言不发。


  “都是哑巴?”军官恼火了,他走近雪人,抡起手杖把雪人的脑袋劈成两半。彼得心跳了一下,望见那家伙又一手杖,啪,雪人的上身又劈成两半……呀!他又抬起皮靴,狠踢雪人的屁股和大腿,屁股踢烂了,大腿踢烂了,坏了!再踢下去,金砖就会被踢出来……

  怎么办?彼得心头一急,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。他飞快地抓起一团雪,几下就拧成一个硬梆梆的雪球,然后憋足气,对准了军官脸上砸过去,随即撒腿跑进了树林里。这军官捂着被砸伤的鼻子,带领德国兵去追赶彼得,彼得引他们在树林里转圈子,这时,他的小伙伴把打坏的雪人堆好,排队滑下了山坡,而彼得却成了德国人的“俘虏”。


  德国军官擦干鼻子上的血,把彼得关进一间小屋里。这时彼得伤心极了,他想起德国鬼子也许要枪毙自己,那就再也见不到爸爸、妈妈和可爱的伙伴们了。也见不到叔叔维克多了!当然也坐不上“克伦·皮尔森”号渔船了……不过,他十分坚定,他下定决心,就是拽断他的吉头,也不向德国人张嘴……正想着,他听见锁孔里响了一下,门开了,彼褥心跳得厉害。借着窗外射进来的灯光,他发现一对蓝眼睛在闪光,随即,听到蓝眼睛小声说:“喂,彼得,这是你叔叔写给你的纸条!”

 

  彼得一把抓过纸条,粗大的笔体,使他一眼就认出是叔叔写的。“彼得,快跟波兰人走,听他的安排。叔叔维克多。”


  彼得来不及多想,开了门,跟这波兰人走出了门。这时正是德国人开晚饭的时间,走廊里没有人。波兰人带着他很快找到了后门。门外就是海湾,一个哨兵站在高坡上,光注意前面的岔道,做梦也没想到,有两个人从他身后跳进了冰冷的大海。


[NextPage]

他俩在海里游着。水好冷啊,彼得冻得喘不出气来,但他想到维克多叔叔,就使出了全身的气力,游啊,游啊!他想:冻死在海里也比受德国人的审问强……他没劲了,身体沉了下去,也就在这时,几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胳膊,把他拽上了一条船。

  维克多叔叔麻利地给彼得裹上毛毯,罗尔斯伯伯马上给彼得灌了几口酒,然后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,用胸瞠温暖着他。彼得醒了,咦?这是什么地方?怎么像是睡在弟弟的摇篮里,晃呀晃呀……他睁开眼睛,忽然看见身旁站着许多人,有维克多叔叔、罗尔斯、南森、还有那救自己出来的蓝眼睛波兰人。

  彼得叫着:“叔叔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  维克多叔叔抚摸着他的头说:“彼得,你不是向我要求过好多次了吗?现在你的希望实现啦!”

  彼得高兴地喊着:“叔叔,我坐上了‘克伦·皮尔森’号了吗?”

  叔叔说:“是的,它现在正航行在大西洋上!”

 

  彼得不知哪来的劲儿,他翻身跳了起来,望见舱里满满的金砖,望见阳光灿烂的海洋,望见船桅上飘展的国旗,他大声地哭了。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醉翁牵虎记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人蚁大战
  • 打印此文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     
     
    |